张大千临赵孟頫《〈九歌〉书画册》欣赏高清

作者:双色球 发布时间:2019-11-05 05:37

  张大千(一八九九—一九八三)初名正权,又名权,更名爰,号季爰;字大千,以字行。四川内江人,张善孖八弟。幼随母、姊及兄习画。一九一七年随兄善孖 赴日本京都学习染织。一九一九年回国至上海,从师曾熙习诗文书画,又经曾熙介绍从师李瑞清。一九三四年任中央大学艺术系国画教授。一九四一年率学生赴敦煌莫高窟考察临摹,历时三年,于成都、重庆举办临摹敦煌壁画展,引起轰动。一九四九年赴印度临摹阿旃陀壁画并讲学。一九五二年移居阿根廷,后又迁居巴西、美国。一九七六年定居台北郊外双溪畔,筑摩耶精舍。其画山水、花鸟、人物,靡不精能。学画从临摹石涛入手,兼习八大、石谿等,后又广师吴镇、王蒙、董源、巨然、李成、马远、梁楷诸大家。继而游历名山大川,师法造化。与溥心畬有“南张北溥”之称。晚年运用墨彩,融以勾勒皴擦,在传统山水画基础上大胆创新,蜚声国际艺坛。亦善书法,偶亦刻印,又精鉴藏。编著有《画说》《大风堂藏画》等。

  之一、二 此册大千居士临松雪翁《九歌》书画,凡如干页。翼之二兄自成都来,示大千手书嘱为题数行字。展读再三,动心摄魄。松雪翁原画昔在大千斋头,研讨有日,今于兹册宁有间。言中国绘事数千年来,历唐宋元明,人物一道古法日湮,莫或抽绪,稽诸先迹,则宋不及唐,而明不逮元,然馀风所播,代有传人。逊清而还,断无论矣。夫绘事必始于笔,人物一道,钩勒为首,次之赋采(彩),用笔之道盖难言之矣。欲婉而正, 若隐而显,惟膏腴而不失劲秀,温厚而不堕臃滞。若随艳逐侈,则将损其骨。穷荒竭寒,则频伤其气。必也风骨遒劲,丰藻克赡,然后光华四激, 情态飞扬。故传神守真惟笔之传,笔之不胜,何有于画,用笔之道盖难言之矣。谈绘事者,于人物必称美人高士,夫铅黛不尽淑姿,而风雅宁属衣冠。陈之笺素,要在镕裁,描情摹意,笔斯美矣。高士美人,宁不我好, 无盐逐臭,谁复顾容。固知以风骨为逸步,情采为拔群,雍容为美,风雅则高。大千于此将排千载而上,攀响前声,其于前所论列,殆已卷而怀之。若乃鼋龙狸豹之属,云中君、河伯、山鬼诸篇所列,虽使王孙可作, 犹当叹为过之。翼之二兄当以为然。辛巳正月二十五日,灯下与目寒同观并题,弟谢稚时在渝州。

  松雪书固微伤婉丽,然其佳胜处,在于温润中有生峭之致,绚烂中含静穆之气。世之习赵书者,殆多未曾窥到。今大千所摹《九歌》能具得之,直逼其真。余专心临池四五十年,愧尚无此伎俩,叹服叹服。画中略有添笔,意在益美,无损本来。其妙稚柳已详言之,门外汉不容更赞一词。此册笔墨胜绝,何让前贤,实天地间之奇珍。翼之先生独有之,令人妒羡不置。癸未嘉平,尹默。

  大德九年八月廿五日吴兴赵孟頫画并书。庚辰春临奉翼之二哥博教,大千弟张爰,青城山中。

  大千摹松雪《九歌图》,工已然,余尤佩其临书之妙。盖画犹有迹象可寻, 书则脱尽平日町畦而不复意为。大千手腕,超忽冥冥,动合无形,乃疑于神,其谓是耶。翼之宝之,清山叔翁记。


双色球,双色球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