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纸厂拉高国废强势清场 包装印刷业如何应对?

作者:国际备用网址 发布时间:2020-03-05 17:00

  是处红衰翠减,苒苒物华休。惟有长江水,无语东流。这段千古名句用来形容当前包装印刷业衰败下大家惶恐不安的心情,却是恰当不过的。

  更难过的是,一方面下游客户持续施压降价;另一方面,上游大纸厂联手提涨国废价格,意图涨价去库存。降价吧,纸价万一真涨就完蛋了!不降价吧,订单分分钟被人抢了去,迟早也会完蛋!!

  自春节以来,包装印刷市场就象吃坏肚子的人,订单越拉越稀,萧瑟到令人发抖。而随着铁公基的持续发威,以及中美之间渐行渐远的经贸关系,这种下跌趋势还看不到止跌回升的日期。受此影响,原纸、塑料膜及金属包材等原材料跌跌不休。

  无奈之下,面临巨大库存压力的大纸厂开始以涨国废降纸价的自爆式手段,以达到清除中小纸厂产能,并实现去库存的目的。连日来废纸一路上涨,目前头价由2200,升至2500。按照此前2200的废纸和3300的原纸售价来算,中小纸厂已处于亏本状态。中小纸厂被清除出场,基本上没有悬念。

  天津玖龙3月-4月中,累降230,4月13日、25日连涨两次,累涨100;

  河北玖龙3月-4月中,累降150,4月13日、25日连涨两次,累涨100;

  沈阳玖龙3月-4月中,累降200,4月13日、4月21日、4月25日连涨三次,累涨150;

  四川玖龙3月-4月中,累降190,4月16日、4月25日连涨两次,累涨100;

  重庆玖龙3月-4月中,累降160,4月20日、4月25日连涨两次,累涨80;

  在市场需求持续萎缩的状况下,大纸厂哄抬国废的行为,便顺理成章地被以阴谋论加以解读:具有国废定价权的大厂通过提高国废价格,逼迫小厂跟涨,然后再利用低价外废优势,摊低成本,把小纸厂利润压榨干净,长此以往,小纸厂只有关门大吉,到时候就是大厂的天下了。

  那么,接下来纸厂会不会很快夺回定价权,重新回到2016-2017年那种予取予求的强势地位呢?在小编看来,这种情况短期内几乎不可能出现。

  近三年来,包装纸市场需求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萎缩。小编做了一组无法证伪,也无法求线年国内瓦楞纸与箱板纸消费量为4600万吨;2017年,包小编预估实际需求下滑15%,包装纸消费量降为3900万吨;2018年1-9月,纸箱产量下降28%,而第四季度虽然有出口订单透支、电商节、春节备货等有利因素,但订单却出奇地平淡,若按下滑28%计,则2018年的包装纸需求或已降到2800万吨。而玖龙、理文、山鹰等三家龙头包装纸企业产能合计3068万吨,还不够三个大厂分!

  考虑到前段时间大量进口原纸涌进,大大抵消了外废批文不足的问题。而本身市场需求减少的速度大过包装纸产量削减的速度,因此,短期内很难改变包装纸供过于求的局面。

  纸业市场这种胶着的撕逼状态将维持一段时间,而包装印刷企业则是短期受益者。


国际备用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