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能代表中国的100件东西山寨的也上榜了?

作者:红龙德州app下载 发布时间:2020-05-31 15:04

  展览《设计的价值在中国》,从1月18日开始,在深圳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一层设计互联旗下V&A展馆展出。设计互联副馆长、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赵蓉和设计互联团队通过近年来的梳理、调查,从1000多件物品中选出138件展出,不仅展示了过去大家已经熟知的工艺美术品、工业设计,还包括了许多在时装、城乡规划、建筑、航天航空乃至生态保护、亚文化消费、数字化等各种领域的设计议题,讲述了近100年来中国设计的发展故事。

  2017年我们刚开幕的时候,和英国V&A博物馆合作举办了展览《设计的价值》,当时的展览里就展出了几件中国设计的作品,比如:2008年出现的第一款中国老人手机,比如大疆无人机,观众就很喜欢,反馈想看到更多中国设计。我们认为,应该看中国的设计实践能否在今天形成一个和国际设计的对话,所以就决定做《设计的价值在中国》的展览。展览现场

  中国有传统的工艺造物,也有人认为这是早期的设计。“设计”这个词,差不多是100年前,很多去到日本、法国学艺术的中国人,带回来的。我们讨论的设计,不是早期农业社会里的产品,而是围绕现代化展开的。比如再生砖等新材料的应用,把塑料垃圾回收、粉碎之后,再压缩和制作就能变成家具、墙砖等等。

  我们并不回避“山寨”这个话题。山寨,一方面是观看视角的问题,也就是你站在什么立场来评价,另一方面是这个现象和创造力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样的。我们认为弄明白后者更重要。像我们展示的一部纪录片里,在深圳大芬村的名画赝品市场,农民画工赵小勇,一直靠复制西方经典名画为生。但他们也有自己的艺术理想,想拥有自己的作品。

  山寨本来是个贬义词,但这种方式把一些民间智慧和边缘需求产品化了,生产速度快、价格平民化,有庞大消费群体,肯定是挑战了传统设计系统,这是它的价值。

  一件东西,它可能在百年里不停地发展。比共享单车的设计,它首先是这几年大家出行的一个产品;我们用手机付费使用它,又产生了一个信息沟通层面的内容;而后它又涉及到过量投放造成的浪费议题,变成一个复杂的社会现象。最后我们展示了用美团单车,拆解、设计、生产出的家具,这又是讨论可持续材料生产。

  这句话是V&A首席设计策展人柯鹿鸣(Branden Cormier)说的,他也是上一次展览《设计的价值》的策展人。2014年、2015年我们在国内走访政府和创新企业,看到了“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”的态度转变:全国的省市都在主要城市创建艺术、设计和创新园区的计划;设计学校在扩张,2012年就有超54万学生参加设计课程;过去十年里,中国掀起了全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建设热潮……到2015年,中国超过美国,成为世界上拥有最多中产人口的国家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成为中产意味着拥有更大的购买力,他们需要寻找关于身份和生活方式的独特表达,这就得靠设计来实现。

  售票的时候,我们会给每个观众发一个小乒乓球。看完展后,会让大家用手中的球给自己最认同的设计价值投票:“好用的”、“用得久”、“买得起”、“可持续”、“脑洞大”、“酷”等等。这些是我们团队同事想出来的。目前“好用的”、“用得久”、“可持续”收到票数最多。拿“可持续”来说,其实可持续的设计产品往往成本较高。比如这个由回收塑料瓶制成的背包,这个品牌每卖出24个包,还会捐赠一顶救灾帐篷。相对于价格,现在90后一代非常愿意为这样高成本、带有价值观的产品买单。

  也有一些观众跟我说,看到这个展览里面有些没见过的东西,想上网搜搜能不能买到。我当然觉得这是好事,但我也不想简单地把设计作为消费品去展示。展览里是不能购买的,叙事和展陈都花了很多心思,我们想让大家去想想为什么喜欢这些设计。

  这个展览开幕一周之后,展馆就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关闭了,在3月24日恢复开放并会展出到今年底。疫情期间,我们在公众号上发布了一篇推文,展示了多个设计师针对公共卫生问题,而提出的包括消毒灯、口罩手帕、安全舱等六项设计方案。同时我们带着大家回顾历史上的一些针对公共卫生问题的设计,网友们也看到了设计师在公共社会事务中发挥的力量和价值。


红龙德州app下载

上一篇:廊坊书本印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