影城 如何运用好影院阵地这块稀缺资源

作者:双色球 发布时间:2019-11-16 09:21

  。比较常见的有立牌、展架、灯箱、电子海报屏、电子预告片屏、地贴、吊旗和喷绘位几大部分。其中,立牌、展架和喷绘是传统宣传手段中最具市场号召力的手段。此外,院线内刊、关联的落地活动、影院网站和微博等也可以看做是影院阵地宣传有效的延伸和补充。

  立牌。立牌是目前最主流的影院阵地宣传品之一。通常发行方会根据影片的类型、规模制作相应数量的立牌,大片在400-500套,中小片200-300套左右。立牌做好后由制作公司直接发至相应的院线或影院。通常单套立牌的造价在500-600元之间,物流成本在100元左右。

  从使用效果看,立牌占地面积较大、立体感强,一些经过精心设计的立牌,还有合影、互动功能,可以在影院中营造属于影片自己的空间和氛围感,较适合影院大堂、电梯口等黄金位置摆放。值得注意的是,由于体积较大,立牌的运输成本相对较高,一些立牌的搭建也较为复杂,且对影院空间有一定的要求,发运前的沟通和针对性显得尤为重要。

  展架。相比立牌,展架的运输摆放更方便快捷,价格也相对便宜,通常每个造价在50-60左右。但稳定性稍差且缺乏立体感,一些现代化影院已经停止摆放,但对于大堂空间有限的电影院而言,展架仍是不错的立牌替代品。

  喷绘。从年内多部影片的经验看,影院喷绘位是最受发行方关注的稀缺资源,投入也相对较高。发行方在发片前,通常会跟院线咨询相关的喷绘位置及报价,然后按影片的发行预算锁定相应的位置,由院线影院负责制作,发行方支付相应的制作费用,一些位置相对优越的喷绘位还需要支付相应的广告位费用。值得一提的是,很多传统影院由于地处核心商圈,常常能提供相当于大型户外广告的优质喷绘位。

  除了传统的宣传物料外,现代化影院也在积极探索、开拓自己的电子化媒介终端,比如电子海报屏、电子预告片屏等。目前,国内有相关业务的公司主要有博杰、华谊视觉和百灵时代三家。其中,华谊视觉的业务主要集中在视频预告片,博杰主营电子海报。百灵时代主营万达在国内88家、嘉禾在香港11家影城的电子海报屏和电子预告片屏业务,总计覆盖约90余家影院,超过900块电子屏。

  “百灵时代的LCD屏每天早10点到晚10点滚动播放,同一播放周期最多支持24张电子海报,每张海报180频次每天的播放。”百灵时代电影媒体运营总监杜锦松告诉记者,“发行方需要提前14天发送相关的素材,我们负责制作A、B版10S海报或10SFLASH动画。”通常两周的播放成本在10万元左右。

  具体的运营方式上,百灵时代负责电子海报平的设备安装和维护,并根据不同影院的规模体量支付一定的费用。“为了打造一个丰富多元的播放终端,通常我们会用60%的时间播放电子海报,10%的时间播放影院的明星见面会和关联活动,其余30%的时间用于商业广告。”杜锦松说。

  据介绍,传统电影海报的印刷成本在4元/张左右,如果按每家影院10张、仅覆盖全国前500家影院仅印刷费用就在2万元左右,此外还要考虑物流成本,实际利用率也无法监测。相比之下,电子海报屏在色彩、清晰度等方面更有优势,同时也为影院和其他商业广告提供了相应的播放平台。

  至于电子海报全国统一的播放模式,相关负责人表示,“不同地区影院的差异化播放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实现,只是由于目前电影的分区发行本身还不成熟,分区放映的市场需求也不强。”

  同上述宣传物料相比,吊旗和地贴更便于影院做立体化布置,营造节日气氛。但是相应地对影院的空间结构有一定要求,且对于人流过于密集的大堂而言,地贴对影片票房的拉动意义相对有限。

  这里特别需要提及的还有院线刊物,国内大部分院线都会定期出版自己的院线刊物,其中包括当月热映的影片介绍。以万达院线的《万达电影》为例,其发行量已经达到10万册,面向影院会员发行。院线刊物凭借在影迷中的影响力,也成为发行方颇为看重的资源之一。

  电影档期概念越来越明确,同档期上映影片数量激增,片方对影院阵地宣传的重视度普遍提高……所有这些都让影院阵地越来越抢手。特别是贺岁档等核心档期,片方对宣传资源的需求度激增,竞争也从影院的喷绘位一路传导到院线刊物封面。特别是在一些条件较好的影院,做喷绘除了制作成本,还要承担一定的广告位费用。

  “现代化影院大多处于大的SHOPPING MALL中,物业、租金都很贵,加上市场需求增加,阵地宣传价格自然会随之上浮。” 上海联和院线常务副总经理许昉告诉记者,“尽管如此,阵地部分的收益也不会成为影院的盈利手段。以联和院线为例,我们的阵地广告目前还只收取相应的制作费用,电影院作为电影消费的场所,向观众推介好电影更多的是一种市场责任。”

  抛开价格不谈,全国2000多家影院,如何整合资源使之更好地发挥作用也是片方、发行方、院线和影院共同关心的问题。做一个全国影院阵地资源的系统调查,供各个发行方参考投放无疑是最理想的解决方案。但考虑到全国每年新增影院数量众多、具体情况各不相同,且同一家影院可提供的广告位也时时变化,这样的调查多少有些奢侈。

  “目前联和院线在上海所有影院的资源已经由院线统一代理,我们正在尝试整合联和院线家影院的资源”,在许昉看来,以院线为单位整合影院资源更具实际操作性,“整合之后,对片方和发行方而言都更方便了,但是增加了院线的工作量。此外,在结算等具体的操作环节,也要找到兼顾双方利益、高效快捷的方式。”

  许昉认为,在数字化时代,随着拷贝调度功能的消失,院线的功能集中为服务,能否为影院提供专业化、多元化的优质服务是考量院线价值的重要标准。“在广告业,有A+、A、B+、B等不同档位的户外广告位划分,我们也可以尝试把全部影院的阵地资源按地区、市场影响力划分为不同的等级,搭配推出相应的套餐,遇到热门档期,向不同的发行方推荐,实现相对平均的资源分配。”

  尽管影城阵地已经成为各家争抢的稀缺资源,万达电影院线陈洪伟认为,现阶段问题的关键还不是摆不摆的问题,而是如何实现空间和物料的价值。以电影院的大堂为例,如何依靠有限的空间,开发新的媒体承载方式,实现更大的传播价值和新鲜的消费体验是影院追求的目标。“可以尝试向两点前进,第一是标准化,第二是差异化,同时还要充分考虑商业广告价值。标准化切忌极端,极端到只有标准、没有执行。差异化切忌盲目追求创新,要充分考虑可行性。”

  对目的性强的观众而言,往往在进影院之前已经锁定了要看的影片。相比之下,随机性的观众往往要等到进影院、看了排片之后才决定购票,他们也是影院阵地宣传主要影响的群体。就影片类型和体量而言,有针对性的阵地宣传更容易让惊悚片、恐怖片赢得观众。

  从终端的角度考虑,影院要保证自己的经济利益,同样的时间和空间,商业广告无疑比电影宣传更具吸引力。此外,同样是电影宣传,影片的规模体量,之前在其他媒体的硬广投放力度,主创阵容,宣传物料制作是否有特色、是否方便安装等都是左右影院经理判断的重要因素。

  同博纳、华谊等专注打造电影产业链的大电影公司相比,有的公司更专注中小体量类型片的市场开掘,其在影片营销方面的思路也别具一格。在他们看来,小片的宣传品设计首先要有亮点,其次要关注二三线年发行的《床下有人》为例,当时影片全部营销成本只有50万,用40万做阵地宣传,硬广投放为零,由于立牌的设计非常有特色,在影院摆放的效果非常好。在二三线,尝试将影片的阵地宣传和主题影院布置结合,通过大堂前厅和过道的布置,很好地营造了影片的氛围,最终的市场效果也非常好。

  对于一些大城市的老牌影院来说,他们的地理位置很好,但是大堂可利用的空间有限,只能保证每周1-2部新片的更换速度。立牌体积大、运费高、搭建耗时耗力,对影院而言,布置的压力比较大。上海和平影都位于西藏路汉口路,汉口路外墙有6块3米×2米的喷绘位,跟立牌相比,喷绘和展架更容易制作和摆放,相当于大的户外广告,宣传效果也非常好。而类似的沿街喷绘在其他影院也都有。因此,有的放矢、针对性的投入无疑能让发行方收到更好的效果。


双色球,双色球开奖结果